“三九”酷寒美文伴|翻阅中外妙文,邂逅最美冬景–文明

“三九”酷寒美文伴|翻阅中外妙文,邂逅最美冬景–文明
湖中人鸟声俱绝。是日更定矣,余拏一小舟,拥毳衣炉火,独往湖心亭看雪。雾凇沆砀,天与云与山与水,上下一白。湖上影子,惟长堤一痕、湖心亭一点、与余舟一芥,舟中人两三粒罢了。 赏析:作者运用白描的方法,寥寥数笔,描绘出一幅水墨含糊的湖山夜雪图。“痕”、“点”、“芥”、“粒”等量词,让读者完成不断往深处移动,翰墨流通,使人浑然不觉。 《冬日絮语》 冯骥才 窗子是房子最诱人的镜框。节候变换着镜框里的景色。冬意最浓的那些天,屋里的热气和窗外的阳光一同尽力,将冻住玻璃上的冰雪消融;它总是先从中心化开,向四边延伸。透过这美好的冰洞,吾发现本来严冬的国际才是最亮堂的。那一如人的芳华的盛夏,总有荫影遮翳,葱翠却幽暗。小树林又何尝有这般光亮?吾遽然对白叟这个概念生了敬意。只要阅尽人生,脱净了生命年月的叶子,才会有眼前这小树林一般明彻。只要这完全的通彻,才干有此无边的安定。安定不是安寐,而是一种广博而丰实的自享。世中惟有创造者所具有的自享才是人生真实的美好。 赏析:经过冬日里在房子窗框上冰雪的消融,作者对年月的消逝悟出了异样禅意,给吾们传达了这样一种信仰:常常到了冬日,才干实实在在接触到了年月。 冬日的大明湖( 徐速绘 摄) 《济南的冬季》 老舍 陈旧的济南,城里那么狭隘,郊外又那么宽阔,山坡上卧着些小村庄,小村庄的房顶上卧着点雪,对,这是张小水墨画,也许是唐代的名手画的吧。 那水呢,不但不结冰,倒反在绿萍上冒着点热气,水藻真绿,把终年贮蓄的绿色全拿出来了。天儿越晴,水藻越绿,就凭这些绿的精力,水也不忍得冻上,何况那些长枝的垂柳还要在水里照个影儿呢!看吧,由弄清的河水渐渐往上看吧,空中,半空中,天上,自上而下满是那么清亮,那么蓝汪汪的,整个的是块空灵的蓝水晶。这块水晶里,包着红房顶,黄草山,像地毯上的小团花的灰色树影。这就是冬季的济南。 赏析:一个“蓝汪汪”把济南冬季河水的明澈、天空的湛蓝摹绘出来,使人如见其形,感觉水光天色如在眼前。水面到空中,从河水的清亮、水藻的绿到整个空间的清亮尽收眼底。【1】【2】【3】 (责编:韦衍行、汤诗瑶)